狗狗在训练班里学什么深夜记者走访多个狗狗训练基地揭秘狗狗训练的内幕

狗狗在训练班里学什么深夜记者走访多个狗狗训练基地揭秘狗狗训练的内幕

宠物教育培训_宠物教育培训学校_宠物教育/

训练中的狗狗正在进行日常训练。本页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方舟拍摄

宠物教育培训学校_宠物教育_宠物教育培训/

训练中的狗狗正在进行日常训练。本页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方舟拍摄

宠物教育_宠物教育培训学校_宠物教育培训/

“学生”课程表张贴在狗舍门口。

宠物教育培训_宠物教育培训学校_宠物教育/

受训犬正在训练接球和捡球。

深圳晚报记者方舟实习生张静、杨蔚然

7月盛夏​​,深圳不少“毛孩子”被主人送到培训班“全职授课”,为期1至3个月。 课程内容包括纠正打人、暴力冲撞、吠叫等不良行为,费用一般在4000元到10000元不等。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深圳共有犬只训练机构100多家。

训狗师如何训练“问题狗”? 培训效果如何? 宠物培训行业未来前景如何,存在哪些问题? 近日,《申万》记者前往训犬基地探访一探究竟。

为什么要训练

经过40天的训练,效果显着

由于土地租金问题,深圳不少训犬机构选择在惠州、东莞等地设立基地。 深夜,记者来到东莞一家宠物俱乐部的狗狗训练基地。 刚下车,已是深夜,记者隐约听到狗叫声。 深夜记者走进其中,发现基地周围的墙壁被漆成了不同的颜色,充满了童趣。

“米妮,你过来一下!”

“米妮,握手!太好了!”

当大卫发出不同的命令时,拉布拉多犬会做出不同的动作,安静地等待下一个命令。 据了解,大卫是一名训狗师,从业已有15年多。

“它刚来这里的时候,一看到人就吠叫,而且很兴奋。” 大卫说米妮到目前为止已经通过了“毕业考试”。 在没有被训练之前,它很调皮,见到人就吠叫。 现在它不仅掌握了坐、躺、躺等简单的指令,还能和主人一起玩接球、捡球的游戏。 当遇到陌生人时,它不再吠叫,而是摇尾巴以示友好。 据了解,在大卫工作的狗狗训练机构中,像米妮这样的“问题狗狗”前来训练的数量维持在每月20只左右。 “基地里只有4名训狗师,20多只狗已经饱和。” 大卫说。

今年3月,林娜将4个月大的宠物狗“年高”送到狗狗训练基地时,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希望这只年轻的柴犬能够停止冲锋、攻击人、肆意妄为。大的。 排便的坏习惯。 虽然没有出过什么意外,但林娜却多次收到邻居针对自家宠物狗的这些习惯的投诉。 为此,她选择了为期40天的行为矫正课程,费用一万多元。

谈及年高训练后的表现,林女士表示,确实比之前进步了很多。 “现在至少他见人不扑人了,带他出去我们就放心多了。” 林娜说道。

学习简单指令、纠正不良习惯是培训机构的永久项目,但不是全部。 深夜记者走访多家狗狗训练机构发现,商家提供的课程种类繁多——有的机构甚至提供近50个课程供顾客选择,价格从4000元到10000元不等。 大卫的狗狗训练基地还提供包括撕咬、追踪、救援等“高难度”的工作犬训练项目。 David表示,很少有人对这些项目感兴趣,但还是有人买了。

训练什么

不仅训练狗,还训练主人

对于大卫来说,早晨通常都是从训狗开始——每天早上7:00,他和同事们都会在基地喂养和训练20多只宠物狗。 12时30分,全体“学生”进入午休时间。 18点,这些狗狗将在训狗师的指导下“出巢”进行训练。 之后,所有狗狗都回到宿舍睡觉了。

狗狗的训练课程并不统一,应根据狗狗的品种、性情和主人的意愿进行调整。 “以教为狗”是最好的教学方法。 多家训犬基地负责人表示,训犬前需要与主人充分沟通。 “主人一定要学会与狗狗建立平等的关系,不能因为是宠物主人就总是居高临下。” 朋友的状态就是与狗狗相处的最好状态。”大卫说。

据介绍,狗狗的训练周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狗狗需要学习的内容比较简单,主要是与训狗师建立信任,学习坐、坐等简单的事情。躺着,站着。 在第二阶段的学习中,他们会训练一些相对复杂的课程,例如耐心和“延迟”(意思是狗主人离开,狗坐着等待)。 在第三阶段的学校教育中,根据主人的要求,对狗狗进行一些特殊训练,如“跳圈”、“定点排便”等。

此外,大卫还告诉《申万》记者,训狗不仅是为了狗,也是为了主人。 “训练结束,交接主人后,要训练主人的口令和手势,增强主人对狗狗性情的了解。” 大卫说。

业内人士称

训狗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监管亟待跟上

近年来,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和休闲生活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宠物进入城市家庭。 以宠物狗为例,《2020宠物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近十年来我国养狗户数量快速增长,从3596.59万户上升至9105.01万户,年复合增长率为9.73%。 据统计,截至2019年,深圳市网上犬只繁育许可证申请量为18.8万只,全市累计登记犬只15.7万只。

随着家里养宠物数量的激增,另一个问题也变得越来越重要,那就是如何处理人与宠物的关系,规范宠物在家里和公共场所的行为。 在奥地利维也纳,进入人类家庭的狗狗首先必须从培训学校毕业,掌握交通、法规、卫生、安全、礼仪等知识。在韩国首尔,宠物培训对象还包括宠物主人。 市政府专门为市民准备了“市民宠物学校”、“宠物行为矫正”等特色教育课程。 这意味着饲养宠物越来越成为一件需要门槛的事情。 养宠物不仅需要“持证”才能工作,宠物主人也需要“持证”才能饲养。

宠物培训行业扮演着人与宠物、宠物天性和社会规范之间的调解人的角色。 《2019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专业宠物培训机构补充了家庭宠物培训的不足,如宠物主人缺乏相关专业知识或时间不够等。 一些购买过宠物训练服务的网友表示,他们查阅了各种教育狗狗的方法并进行了练习,但都没有效果,只能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 有网友解释说,自己没有时间遛狗,但也想保持家里干净清新,所以把狗送到指定地点的专业机构进行如厕训练。

然而,宠物培训行业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宠物消费趋势白皮书》显示,2020年全国近3000亿元的宠物消费市场中,宠物训练消费占比不足1%。早在2006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编制的《国家宠物训练师职业标准》中就认定了宠物训练师,直到近几年这个身份才被更多人认识。 。

此外,宠物培训行业还面临标准不一致、监管缺失的尴尬局面。 训犬师大卫告诉《申万》记者:“有些训犬师没有取得相关资格证书,或者私自采取一些粗暴的方法来训练和对待狗狗。” 在大卫看来,宠物培训行业的发展符合目前家庭养宠物的需求,但其进一步发展需要政府、家庭、行业的共同努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均为化名)